Pen C mini—創作者對話 shihyang changchien / 張簡士揚

Sorry, this entry is only available in 中文. For the sake of viewer convenience, the content is shown below in the alternative language. You may click the link to switch the active language.   熱鬧的大稻埕商圈紅瓦屋灰磚道,『 只是ZISHI 』的神秘工作室就位於商店街上的皮鞋店後方,走進店內穿過陽光灑落的展間走廊,迎接我們的是帶著靦腆笑容的張簡士揚。     說到『 只是ZISHI 』大家不陌生的是它風格明確的品牌形象,濃濃的東方意象及傳統文化的意涵,老物新作是品牌發展的起源。無論是在自己商品或是合作品牌的形象營造,幽默風趣卻又不失分寸,張簡總能帶起一股風潮與話題。 透過品牌的特性與融合,我們能在張簡的作品中看見舊器物的新意象以及新事物的老靈魂,也能發現人們對於傳統文化展現的方式有更大的通容性與包容心。     Q :由商科、產品設計再到IP產業,除了喜愛繪畫的本質,是什麼促成你多方轉換身份去執行創作並建立品牌的方向? A:要從我當學生即將畢業的時候講起,剛從產品設計系畢業設計產品大家都很強,當時的我就在思考自己的立足點,而我有一個和別人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我很喜歡畫畫,也畫得不錯,就開始想有什麼東西可以把圖像繪畫跟產品設計這兩個東西做結合。     想了又想,因為不想讓我的東西做出來以後是一個藝術品或是很難被購入的商品,希望以大家常用的東西做為出發點,所以我就開始研究生活中有沒有這樣的物件。後來發現了『 瓷器 』,他既是產品設計又兼具圖像繪畫的內涵,所以我就從這個角度去切入。  開始深入研究陶瓷繪畫以後了解需要畫些什麼,市面上有很多陶瓷繪畫的東西,而我選擇『 青花 』這個載體,他不但富有東方文化的內涵,而簡單的顏色跟現代生活也比較有關係,因為現代生活顏色比較單一,不像過去需要五彩繽紛的色彩。     想以簡單素雅、耐看耐用這些方向為主所以才選擇『 青花 』。     Q:仔細觀察瓷器作品後,撇除上面的圖像繪畫,發現作品的外觀其實滿常見且復古的,是否曾經想過自己開發新的造型或更現代的樣式? A:一開始我當然也希望設計自己的物件生產自己的造型,但後來跑去工廠實際考察後,發現工廠角落有很多不要的模具,我就想如果我再生產一個東西出來而我並不確定他到底好不好賣,會不會第一次打樣生產出來它就被閒置了,最後一樣被丟在工廠的角落裡。  我就開始思考,是不是可以在這些模具裡尋找生產的靈感或是物件,因為那些不要的模具都是以前曾經被大量生產過又很紅的樣式,只是現在大家覺得形狀不好看或是覺得有點老氣,所以就不再使用了。如果我可以把它重新拿過來生產,然後我們在上面賦予不同圖像讓他有新的靈魂,或許也是一個不錯的方式。  後來轉做Branding的服務案其實和這樣的概念蠻相近的,有些可能以前也是老品牌他想將它翻新,用過去品牌擁有的故事性再去賦予它新的設計或生命。      Q:在你的作品及品牌的LOGO上,都能看見老虎的意象在其中,是因為老虎對你而言有什麼特別的含意嗎? A:小時候第一次看到人家做壁畫就是在畫一些神象、老虎,以前在我們大寮的村子裡有一間土地公廟,裡面就有一隻很大隻的黑色虎爺,因為土地公的坐騎有些是老虎。 『 老虎 』比較親民,不像龍在天上飛比較有距離感,牠跟民間的故事也都有一些關連性。     Q:你的作品中有許多幽默詮釋東方文化的成份,與不同品牌合作的過程中,有沒有因此遇過什麼創作上的限制,又是如何打破限制成就每一次反應熱烈的成果? A:在圖像方面其實沒有特別的限制反而會有一些設定,比如有些廠商想要人物穿古裝、有些想要穿現代服飾。 我們風格明確,客人選擇我們之前也都蠻了解我們的品牌特色,所以沒有給太大的限制,會來選擇『 只是ZISHI 』代表他們之前都已經清楚的了解過我們。     Q:在跨足產品、服飾配件、裝置、空間等品牌企劃後,有沒有哪些產業是你想碰觸卻還沒有機會接觸的? A:其實蠻多的像化妝品、運動用品或是滑板用品(笑)。其中最想要的是滑板用品,我本身喜歡這樣的極限運動:滑板或是騎腳踏車,滑板它有著年輕和潮流象徵,所以一直蠻想要畫滑板,最好是有品牌的聯名,可以出限量版的產品。     Q:平時在執行創作時習慣用什麼樣的筆?對「慣用筆」有什麼樣的特質與功能的需求?  A:我喜歡順的、筆頭有一點出水量讓線條可以有粗細變化的感覺,比較常用毛筆,像這款毛筆就可以讓線條自然的粗細粗細變化。     Q:平常包袋裡會有的物件有哪些? A:錢包、鑰匙、筆記本、筆袋、ipad     Q:開箱使用PenC mini 後有什麼特別的感受? A:我覺得工具控一定會超愛,很喜歡這種把手工具的夾具轉化應用到筆上的巧思,這樣一來就真得只要這支筆,接下來你不論你現在的心情是想要用水性鋼珠筆還是油性原子筆都只可以隨心所欲地更換筆芯,根本可以得諾貝爾獎了。     Q:如果用一位傳說故事中的人物或是動物去描繪「PenC mini」你會選擇什麼去詮釋它的特色呢? A:看到 PenC mini 第一個想法是它很像山海經裡的何羅魚,這種魚它只有一個頭,卻有十個身體,哈哈哈。     張簡與夫人歐子。         專題人物  / 張簡士揚 instagram 採訪 / Ya Wen Chou 編輯  / Yen Tzu Liu 攝影  / Yen Chen Chang / Tan Kok Keong  

Pen C mini—創作者對話Marco Tsai / 蔡孟仰

由品牌形象的營造到生活風格的樹立,無論是在商業網站的經營或是個人社群的規劃,我們都能看到Marco過於常人的好品味及美學素養。這些靠的不僅僅是與身俱來的能力,還有多年在設計領域廣泛接觸的經驗。

Pen C mini—創作者對話Haihao Wen/溫海豪

帥氣外型搭配上左手的刺青,海豪的個人氣質給人一種冷酷的距離感,但其實私下的他,在朋友眼裡是個悶騷活潑又nice的暖男。在工作上,身為品牌負責人之一的他,運用自身的業務才能與朋友攜手將自家袋包品牌由台灣推向國際市場。

Pen C mini—創作者對話Yenan Chen/陳彥安

Yen An, Chen 陳彥安,是一位工業設計師 / 電燒藝術家 / 藝術影像創作者與手刺刺青師。在他豐富的經歷與身份當中,不變的是對於繪畫與藝術的熱情。彥安用鏡頭紀錄故事,用繪筆斜槓出他的人生。

Pen C mini—創作者對話 shihyang changchien / 張簡士揚

Sorry, this entry is only available in 中文. For the sake of viewer convenience, the content is shown below in the alternative language. You may click the link to switch the active language.   熱鬧的大稻埕商圈紅瓦屋灰磚道,『 只是ZISHI 』的神秘工作室就位於商店街上的皮鞋店後方,走進店內穿過陽光灑落的展間走廊,迎接我們的是帶著靦腆笑容的張簡士揚。     說到『 只是ZISHI 』大家不陌生的是它風格明確的品牌形象,濃濃的東方意象及傳統文化的意涵,老物新作是品牌發展的起源。無論是在自己商品或是合作品牌的形象營造,幽默風趣卻又不失分寸,張簡總能帶起一股風潮與話題。 透過品牌的特性與融合,我們能在張簡的作品中看見舊器物的新意象以及新事物的老靈魂,也能發現人們對於傳統文化展現的方式有更大的通容性與包容心。     Q :由商科、產品設計再到IP產業,除了喜愛繪畫的本質,是什麼促成你多方轉換身份去執行創作並建立品牌的方向? A:要從我當學生即將畢業的時候講起,剛從產品設計系畢業設計產品大家都很強,當時的我就在思考自己的立足點,而我有一個和別人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我很喜歡畫畫,也畫得不錯,就開始想有什麼東西可以把圖像繪畫跟產品設計這兩個東西做結合。     想了又想,因為不想讓我的東西做出來以後是一個藝術品或是很難被購入的商品,希望以大家常用的東西做為出發點,所以我就開始研究生活中有沒有這樣的物件。後來發現了『 瓷器 』,他既是產品設計又兼具圖像繪畫的內涵,所以我就從這個角度去切入。  開始深入研究陶瓷繪畫以後了解需要畫些什麼,市面上有很多陶瓷繪畫的東西,而我選擇『 青花 』這個載體,他不但富有東方文化的內涵,而簡單的顏色跟現代生活也比較有關係,因為現代生活顏色比較單一,不像過去需要五彩繽紛的色彩。     想以簡單素雅、耐看耐用這些方向為主所以才選擇『 青花 』。     Q:仔細觀察瓷器作品後,撇除上面的圖像繪畫,發現作品的外觀其實滿常見且復古的,是否曾經想過自己開發新的造型或更現代的樣式? A:一開始我當然也希望設計自己的物件生產自己的造型,但後來跑去工廠實際考察後,發現工廠角落有很多不要的模具,我就想如果我再生產一個東西出來而我並不確定他到底好不好賣,會不會第一次打樣生產出來它就被閒置了,最後一樣被丟在工廠的角落裡。  我就開始思考,是不是可以在這些模具裡尋找生產的靈感或是物件,因為那些不要的模具都是以前曾經被大量生產過又很紅的樣式,只是現在大家覺得形狀不好看或是覺得有點老氣,所以就不再使用了。如果我可以把它重新拿過來生產,然後我們在上面賦予不同圖像讓他有新的靈魂,或許也是一個不錯的方式。  後來轉做Branding的服務案其實和這樣的概念蠻相近的,有些可能以前也是老品牌他想將它翻新,用過去品牌擁有的故事性再去賦予它新的設計或生命。      Q:在你的作品及品牌的LOGO上,都能看見老虎的意象在其中,是因為老虎對你而言有什麼特別的含意嗎? A:小時候第一次看到人家做壁畫就是在畫一些神象、老虎,以前在我們大寮的村子裡有一間土地公廟,裡面就有一隻很大隻的黑色虎爺,因為土地公的坐騎有些是老虎。 『 老虎 』比較親民,不像龍在天上飛比較有距離感,牠跟民間的故事也都有一些關連性。     Q:你的作品中有許多幽默詮釋東方文化的成份,與不同品牌合作的過程中,有沒有因此遇過什麼創作上的限制,又是如何打破限制成就每一次反應熱烈的成果? A:在圖像方面其實沒有特別的限制反而會有一些設定,比如有些廠商想要人物穿古裝、有些想要穿現代服飾。 我們風格明確,客人選擇我們之前也都蠻了解我們的品牌特色,所以沒有給太大的限制,會來選擇『 只是ZISHI 』代表他們之前都已經清楚的了解過我們。     Q:在跨足產品、服飾配件、裝置、空間等品牌企劃後,有沒有哪些產業是你想碰觸卻還沒有機會接觸的? A:其實蠻多的像化妝品、運動用品或是滑板用品(笑)。其中最想要的是滑板用品,我本身喜歡這樣的極限運動:滑板或是騎腳踏車,滑板它有著年輕和潮流象徵,所以一直蠻想要畫滑板,最好是有品牌的聯名,可以出限量版的產品。     Q:平時在執行創作時習慣用什麼樣的筆?對「慣用筆」有什麼樣的特質與功能的需求?  A:我喜歡順的、筆頭有一點出水量讓線條可以有粗細變化的感覺,比較常用毛筆,像這款毛筆就可以讓線條自然的粗細粗細變化。     Q:平常包袋裡會有的物件有哪些? A:錢包、鑰匙、筆記本、筆袋、ipad     Q:開箱使用PenC mini 後有什麼特別的感受? A:我覺得工具控一定會超愛,很喜歡這種把手工具的夾具轉化應用到筆上的巧思,這樣一來就真得只要這支筆,接下來你不論你現在的心情是想要用水性鋼珠筆還是油性原子筆都只可以隨心所欲地更換筆芯,根本可以得諾貝爾獎了。     Q:如果用一位傳說故事中的人物或是動物去描繪「PenC mini」你會選擇什麼去詮釋它的特色呢? A:看到 PenC mini 第一個想法是它很像山海經裡的何羅魚,這種魚它只有一個頭,卻有十個身體,哈哈哈。     張簡與夫人歐子。         專題人物  / 張簡士揚 instagram 採訪 / Ya Wen Chou 編輯  / Yen Tzu Liu 攝影  / Yen Chen Chang / Tan Kok Keong  

Pen C mini—創作者對話Marco Tsai / 蔡孟仰

由品牌形象的營造到生活風格的樹立,無論是在商業網站的經營或是個人社群的規劃,我們都能看到Marco過於常人的好品味及美學素養。這些靠的不僅僅是與身俱來的能力,還有多年在設計領域廣泛接觸的經驗。

Pen C mini—創作者對話Haihao Wen/溫海豪

帥氣外型搭配上左手的刺青,海豪的個人氣質給人一種冷酷的距離感,但其實私下的他,在朋友眼裡是個悶騷活潑又nice的暖男。在工作上,身為品牌負責人之一的他,運用自身的業務才能與朋友攜手將自家袋包品牌由台灣推向國際市場。

Pen C mini—創作者對話Yenan Chen/陳彥安

Yen An, Chen 陳彥安,是一位工業設計師 / 電燒藝術家 / 藝術影像創作者與手刺刺青師。在他豐富的經歷與身份當中,不變的是對於繪畫與藝術的熱情。彥安用鏡頭紀錄故事,用繪筆斜槓出他的人生。

Add to cart